盈和体育·韩国娱乐圈有多可怕?一个月内两女星死亡,公司年收入6050亿韩元
发布时间:2020-01-09 08:14:04点击:3716

盈和体育·韩国娱乐圈有多可怕?一个月内两女星死亡,公司年收入6050亿韩元

盈和体育,11月24日, 据韩媒报道,29岁韩国歌手具荷拉被发现家中身亡。具荷拉是崔雪莉的闺蜜,而她的死亡距崔雪莉之死仅有42天。

从潜规则到抑郁症遍地,近十年内超过30个艺人自杀,韩国娱乐圈究竟怎么了?

01.韩国娱乐圈成自杀重灾区

曾有人统计全球因自杀死亡的艺人数量,韩国排在第一。在韩国,基本上每年都有明星自杀,严重的抑郁症成了他们共同的“职业病”。

2015年,22岁的韩国新人女星姜斗丽,因为在家中烧速燃煤去世,警方事后调查称她是自杀身亡。生前,她曾向她的好友发信息称:最近真的好累。

2017年12月18日,人气男团shinee成员金钟铉在出租屋里烧炭自杀,年仅27岁。他在发给姐姐的最后一封短信中写道:“至今为止真的很辛苦,请把我送走,并且说一声辛苦了,这是我的最后的问候”。

跟金钟铉同年去世的,还有韩国53岁的谐星赵金山,原因也是烧炭。

今年6月29日,韩国资深演员全美善在家中上吊自杀。因为气质和善,又演过很多妈妈辈的角色,韩国网友都称她是“国民妈妈”。但就是这样一个工作拼命,笑起来很和善的阿姨,在跟父亲通完电话后的20分钟自杀了。

韩国知名艺人的自杀行为,他们背后都离不开潜规则、整容、抑郁症等敏感词,尤其是随着艺人的名气越大,他们肩膀上似乎要承受更多的压力,这也造成了他们不得不走上极端的道路。

02.四大公司年收入超12388亿韩元

一直以来,娱乐、旅游和电子是韩国经济的三大支柱,韩国娱乐圈牵扯着韩国的经济命脉。

韩国偶像盈利模式以经纪公司为核心竞争力,公司通过培养偶像在 b 端收费的同时也向 c 端(粉丝)直接收费。通过动员 c 端,韩国偶像可以方便快捷地实现变现;c 端的高涨热情会对 b 端形成压力,促使它们更多地起用当红偶像。

韩国拥有十分完整的偶像产业链,制作、策划、宣传全方位包装。娱乐经纪产业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梯队,几乎囊括了偶像经济的所有业务,成熟的资本运作机制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第一梯队是以 sm 公司为代表的产业巨头,这些集团往往拥有很强的行业资源和稳固的历史地位,经营着众多的偶像团体;第二梯队是有着完善经营体系的公司,但是在业务上各有侧重,其推出的艺人在人气和实力上不一定是最强的,但是比较有特色;第三梯队则是一些小型公司,主要推出差异化的、适合利基市场的艺人。

其中,四大著名的娱乐公司sm、jyp、yg、bighit,除bighit未上市外,其余均为上市公司。截止今年1月,sm的股票市值总额达到10469亿(韩元), yg的股票市值总额7683亿(韩元),9786亿(韩元)。

数据显示,sm、yg、bighit和jyp四大娱乐公司2018年全年销售额分别为6050亿韩元、2843亿韩元、2245亿韩元和1250亿韩元。

03.娱乐公司的“奴隶经济”

庞大的体量和工业化的练习生流水线,使得韩国娱乐公司在艺人面前是绝对的强势体,拥有说一不二的主宰权。一旦成功签约,经纪公司的“奴隶经济”压得艺人喘不过气,许多公司对旗下艺人的剥削极为严重。

不少艺人自嘲是“公司的奴隶”。不但收入有限,还有零收入这样的情况,甚至面对各种“潜规则”。虽然人前光鲜,但韩国艺人的实际状况就是在“夹缝中生存”。

如今,30多个年轻的灵魂,就这样一个个离开了人世。不由得让人惋惜,也许离开了韩国,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一个更美好的彼岸。

从韩国的娱乐产业,我们可以看到,韩国虽然自称自由民主,但经济严重依赖财阀,贫富差距明显,女性地位低下,连基本的法律公正都难以保证。

韩国政府与财阀的利益纽带是导致韩国娱乐圈乱象的最根本原因。若这一层共同利益继续存在,韩国演艺圈很难得到整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