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tag下载安装·12月31日就退休的林怀民,要带两个年轻人在杭州玩一出“交换作”
发布时间:2020-01-08 17:55:36点击:3614

vimtag下载安装·12月31日就退休的林怀民,要带两个年轻人在杭州玩一出“交换作”

vimtag下载安装,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宇浩 通讯员 吴思娴 摄影 刘振祥 林百里 段妮 李佳晔

这一周,除了跳水式的降温,杭州还迎来了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这两个独具特色的现代舞团。

11月26日下午,三位国际舞蹈大师,也是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的主创人员——林怀民、郑宗龙、陶冶,与台下将近1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进行了一场生动轻松的交流,为本周末即将在杭州大剧院开演的《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交换作》做了场有趣的“热身”,同时也跟杭州观众分享了不少创排期间好玩的事情。

【一次“醉烟”后诞生的《交换作》】

在主持人的介绍下,三位编舞家按照老中青的顺序依次入座,唯一具有“统一性”的,是三人均为一身黑的装扮。

《交换作》,顾名思义是两个舞团“相互交换”的作品。

陶身体剧场的创办人暨艺术总监陶冶为云门舞集编舞,作品名为《12》,云门舞集的下任接班人郑宗龙为陶身体剧场新创作品——《乘法》。而《秋水》更是林怀民为云门舞集编创的最后一支作品,由五位云门最资深的舞者来演绎,旨在叩问时间、省思舞蹈之本。

不同团队有其不同的特色,能将自己团队的特色呈现出来,让观众喜爱接受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要想为另一个团队编排作品更是难上加难,不仅要了解对方的特点习惯,还要将其与自己的东西相融合。

这种交换融合的方式,在舞蹈界也极为少见。

促成此番“大作”的契机更是不可思议,源于陶冶与郑宗龙的一次“醉烟”。

(郑宗龙)

那是在淡水的一个早上,两位编舞家见面聊起创作,哪想到一拍即合,心心相惜,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生日只差了几天,而且都是天蝎座。”郑宗龙在还在分享会现场总结了“心意相通”的原因。

就这样聊着聊着,烟也抽了一根又一根,在抽到第8根的时候,陶冶突然提出;“宗龙你要不帮陶身体编一支舞吧。”陶冶头一点,说:“好啊,那你要不也来帮云门编个舞?”

(陶冶)

《交换作》的雏形就这么“草率”地定了下来。

后来郑宗龙与林怀民提起这件事,林怀民不禁质疑;“你们不会是抽烟抽昏头了吧,这件事真的假的?”

讲起这段故事的时候,林怀民在现场完美还原了自己当时的神态和语气,惹得台下观众频频发笑,丝毫看不出这位老先生已经有七十多岁的高龄。

而《交换作》也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林怀民退休前的最后一个作品,他即将在今年的12月31日卸任云门舞集艺术总监的职位。

提到退休后的生活,林怀民笑着调侃道:“我估计会睡到自然醒,然后在家里面追追剧。最近我把《长安十二时辰》和《那年花开月正圆》都补了,还看了《少年的你》。”

看得出林老先生确实是对退休后的悠闲生活充满的向往。

(林怀民)

【《交换作》到底交换了什么】

这次《交换作》除了交换两位编舞家,还把两边的舞者“整得”够呛。

陶身体剧场以往的特色就在于“人不离地“,大多数动作都需要舞者在地面匍匐着完成,很少有站起来的动作。这就要求舞者的头发尽量的短,以免缠绕打结,所以陶身体剧场的舞者大多都是短发甚至平头,就连女生都难以幸免。

既然交换了编舞主创,陶冶自然也将自己的特色带到云门舞集,这就导致云门的舞者不得不将头发剪短。

林怀民佯装气愤地说道;“云门46年的形象都被陶冶毁了。”

云门舞集“遭殃”,陶身体剧场也没好到哪里去。

郑宗龙小时候受到家乡艋舺的传统艺术的影响,在设计舞蹈时总会融入一个标志性动作,那就是“摇屁股”。

陶身体的舞者在第一次看到郑宗龙示范这个动作时都不禁露出拒绝的神情,好在后来也都逐渐接受,甚至喜欢上这种舞蹈表示方式。

林怀民在许多的采访中都有提到过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观众,是位台湾的阿姨。

“她在表演结束后来到后台,大声和我说‘林老师虽然我全程看不懂你们在跳什么,但是我从开始就觉得很感动,你看我的鸡皮疙瘩现在都还没下去’。我觉得这就够了,不需要观众有多懂我们的动作,我们的律动,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份情感。“

相信11月29、30日,在杭州大剧院上演的《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交换作》,也同样会给杭州观众带来内心的共振。